醍摩豆動態

智慧教育,全球動態

「TEAM Model 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之理念與實踐案例

「TEAM Model 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之理念與實踐案例

The model of TEAM Model Team-based Learning: Vision and Practice
**摘要
團隊合作學習(Team-based Learning, TBL)是一種創新的教學策略與模式,課堂型態是將班級分為多個團隊,以自學、思考、討論、發表等方式學習並解決問題。
本文將論述基於TEAM Model理念的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並提出實踐案例。首先闡述原始團隊導向學習的學術基礎,再結合TEAM Model 與智慧課堂的概念,提出「TEAM Model 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 (以下簡稱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描述其內涵與優勢,接著綜合實務經驗,提出基於智慧教室的TBL應用環境以及關鍵應用機制。過去在傳統教室中,教師想要實踐現代教育理念的過程十分困難,但是透過科技的幫助,就能讓這個創新的過程更加容易。本文最後也提出一個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案例,實現教育教學與資訊科技的深度融合。

一、 基於現代教育理念與智慧教室之智慧課堂


因應競爭全球化與知識經濟的世代來臨,教育革新重新聚焦於培養學生的多元能力。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歐盟、美國等國家或組織紛紛提出包括終身學習、有效溝通、創造思考、問題解決、團隊合作等21世紀關鍵能力指標(黃子瓔,2010);臺灣的十二年國教政策高舉「適性揚才」、「提升公民素養」的理念目標(教育部,2012);中國大陸的《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畫綱要(2010~2020)》亦明訂「素質教育改革」、「終身教育」等綱要(新華社,2010)。從國際組織提出的能力指標與各國制定的教育政策來看,可以肯定現代教育理念將會更加注重學生學習的品質與多元能力的培養。在這樣的全球教育思潮中,課堂教學是教育革新的核心。相較於傳統以教師為中心(Teacher-centered)的教學,根據許多教學研究與學習理論的文獻,以學生為中心(Student-centered)是公認最能反映「多元化」的教學方式(史美瑤,2012a)。許多教育學者、一線教師均提出符合現代教育理念的創新教學模式,如同儕教學(Peer Instruction) (Eric Mazur, 1997)、學習共同體(黃郁倫、鐘啟泉譯,2012)、翻轉課堂(Flipped Classroom)(Bishop & Verleger, 2013)、學思達(張輝誠,2015)、IRS互動教學等(Liu, Liang, Wang, Chan & Wei, 2003)。實務上,課堂教學大多是教師中心與學生中心混合的,若歸納課堂中的「教」與「學」模式,則可以區分為講述式學習(Lecture-Based Learning, LBL)、團隊導向學習(Team-Based Learning, TBL) (Michaelsen, Knight & Fink, 2002)、問題導向學習(Problem-Based Learning, PBL) (Barrows & Tamblyn, 1980)等模式,最高的境界則是以學生為中心的一對一學習(見圖1);在這些教與學的模式中,可以藉助現代科技(如電子白板、電子書包、IRS即時反饋系統等)的智慧(Intelligence)、便利(Convenience)與效能(Efficiency)等ICE教學環境,協助老師實踐各種創新教學模式。因此,基於現代教育理念的課堂教學革新,可以視為由教師中心邁向學生中心的歷程(張奕華、吳權威,2014)。

圖1 課堂中的「教」與「學」模式

二、 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的內涵與優勢


TBL團隊導向學習在Michaelsen的定義中包含許多步驟:包含了預習、個人測驗、小組測驗、小組申訴討論、團隊作業等。這些步驟是希望學生能夠先自學,且為確保學生自學的基本成果,再加上個人測驗與小組測驗。小組測驗以討論共識方式進行,有問題也可以提出來和老師互動,目標是準備好基本知識,以進行更高層次的團隊作業來完成學習任務。原本由Michaelsen所定義的TBL團隊導向學習步驟在準備上需要花費大量時間,也需要印製特殊的考卷,因此多被資源豐富的醫學體系採用,基礎教育部分就比較少。Michaelsen後來也指出,TBL的關鍵要素在於適當的分組、能確保個人自習與小組學習的評量方式、即時且經常的回饋互動、能促進學習與團隊精神的小組任務設計 (Michaelsen & Sweet, 2008)。若取其主要關鍵要素的精神靈活運用,TBL團隊導向學習便是當前發展創新教學模式最為可行的主軸,例如現在風靡教育圈的學習共同體、學思達熱潮均是以TBL團隊導向模式為精神的實踐形式。「TEAM Model 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 (以下簡稱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是基於TBL團隊導向學習與TEAM Model智慧教室的一種創新教學策略與模式,它具有以下內涵(見表1):
 
表1 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的內涵
1.團隊分組將學生分成數個團隊
2.布置問題以合作討論解決問題為課堂核心
3.主動學習讓學習主動權回到學生手中
4.教師引導教師使命在於引導與促進團隊合作動力
5.社會學習學生在社會化情境中學習發揮大班教學的長處
6.科技輔助教師運用科技來促進學生學習
7.看見思考教師掌握個人團隊全班的學習狀況

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的課堂型態是將班級分為數個團隊,以學生自學為基礎,課堂中以合作討論、解決問題為核心。讓學生自己思考、解決問題能讓學生取得學習的主動權;合作討論則能讓不同程度的學生在社會化的情境中學習並獲益,也就是所謂的教學相長。社會化的情境即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溝通、合作、討論、分享, 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具有社會化學習情境的特徵,正能讓當前學校的大班教學型態發揮效益。在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的課堂中,教師的角色則從原本的知識傳遞者,轉化為學習的引導者。研究指出,一般人說話與演講的速度大約每分鐘200字,而小學生閱讀的速度每分鐘能達到400字、中學與高中學生更能達到每分鐘5、600字以上(宋欣橋; Sun, Morita, Stark, 1985; Sun, 1993),因此在課堂中減少教師講述、增加學生自學與思考的時間,能讓資訊傳遞與吸收的效率更佳。課堂中的講述減少之後,教師則是專注在運用活動設計與班級經營策略來促進團隊動力,並且運用教學科技輔助學生的學習、透過科技來看見學生的思考,掌握個人、團隊乃至於全班的學習狀況。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對於教師教學與學生學習也具有優勢(見表2)。

 
表2 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的優勢
對學生學習而言1. 激發主動學習的熱情
2. 促進綜合評鑑創造等高層次思考
3. 培養團隊合作的素養與技巧
對教師教學而言1. 能兼顧考試取向與多元取向的教育需求
2. 較容易由教師中心轉向學生中心
3. 各種程度的學生都能獲益
4. 能結合翻轉課堂的課堂活動

對學生學習而言,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能激發學生解決問題、主動學習的熱情,學生在課堂中參與問題情境,加強了學習的動機與慾望,實驗與研究證明能提升學生的學習成效(McInerney & Fink, 2003; Tan, Kandiah, Chan, Umapathi, Lee, & Tan, 2011)。學生在和同儕、教師互動、思維碰撞的過程中,將能促進其在綜合、評鑑、創造等高層次思考能力,更能進一步培養溝通、創造、思考、合作、問題解決等未來人才所需要的關鍵素養(史美瑤,2012b)。對於教師而言,在課堂中實施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也具有許多優勢。譬如教師想要有所改變時,可能會因為考試成績的壓力而猶疑,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則已經被研究證實能同時提升學生的多元素養與評量表現;課堂中,教師講述的時間減少了,學生自學、思考、討論的時間增加了,其實也提供教師由教師中心的教學轉向以學生為中心教學的契機;學生間的同儕學習、教學相長,能讓不同程度的學生獲益;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也非常適合作為翻轉課堂的課堂活動,因為兩者都有學生自學、課堂討論、以學生為中心的要素。

三、 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的應用環境

TEAM Model智慧教室中的HiTeach TBL團隊合作學習系統,是一套能協助教師在課堂執行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的輔助系統,高度整合電子書包智慧教室、IES雲端補救學習平臺的「翻轉課堂服務」以及智慧型手機的「智慧助教app」,讓教師能在課堂中隨時啟動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與策略。教師能在課前透過雲端平台完整掌握每一個學生的預習狀態,在課堂中方便而有效率地收集、彙整、分類學生討論的成果、即時掌握各個團隊的學習成效,發揮團隊合作學習的優勢並強化團隊合作學習的成效。
 

圖2 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的應用環境

如圖2所示,在TEAM Model智慧教室中,學生座位分為多個小組,每一個小組配備一台平板電腦,作為學生收集、產出與回饋的工具;每一個學生則持有一個IRS即時反饋系統,能對課堂中的問題、調查、互評等活動提供個人化的回饋。教室設備清單可參考表3:

 
表3 TBL團隊合作學習智慧教室設備參考
設備項目說明
教師電腦1台,安裝HiTeach TBL軟體,整合各項設備。
HiTeach TBL系統 1套,提供硬體整合的各項應用工具,以及老師與各小組討論互動。
超短焦投影機1台,將電腦畫面投影至電子白板。
Haboard互動電子白板1套,教師教學多媒體觸控平台。
IRS即時反饋系統1套,包含若干個學生遙控器(依照班級的學生人數而定,每人一支)、接收器等,即時取得學生意見反饋或評量。
平板電腦若干台(依照群組數而定,每組一台),作為小組討論、書寫、產出的工具。
HiLearning若干套授權(依照群組數而定,每台平板電腦安裝1套),提供討論的工具,以及與老師電腦之間的訊息、資料傳遞。
HiTA智慧助教app安裝於教師的智慧型手機,可作為智慧巡堂時控制HiTeach TBL與拍照的工具。
IES智慧教學服務提供班級名單、學習歷程資料管理、教材資源、多媒體影音資源等IES雲端服務。
圖3與圖4是TBL團隊合作學習教室的座位配置圖示例:

圖3 TBL團隊合作學習教室座位配置圖示例一

 

圖4 TBL團隊合作學習教室座位配置圖示例二
在教師端則是使用HiTeach TBL團隊合作學習系統,在電子白板或觸控螢幕上呈現課堂教材、彙整學生的討論結果(如圖5-A)、檢視各組學生的學習成效,並可使用智慧手機上的智慧助教App進行智慧巡堂,隨時拍攝熱烈討論的狀態、團隊實作的成果或個別學生特別的思考與作品,並可立即向全班展示與分享,讓教學素材更加豐富。相較於每個學生配備一台平板電腦,一組一台平板電腦能大幅減輕教師管理設備的負擔,而且團隊共用一台平板電腦,學生就能更專注於課堂,不會卡在平板電腦的操作上(圖5-B)。

A 教師在電子白板彙整學生的討論成果

B 學生使用小組平板作為討論與搜尋資料的工具
圖5 TBL團隊合作學習教室教學實景

四、 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的關鍵機制

事實上,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自1980年代被提出以來,至今已經發展超過三十年,在學理上可以視為1950年代肇始於醫學教育的問題導向學習法(PBL)的發展分支(關超然,2014)。過去教師在傳統教室裡實施TBL團隊合作學習時會遇到一些挑戰:譬如小組內的討論效率不佳甚至缺乏討論;教師在課堂進行中只能顧及各小組的討論與發表,顧不到學生的個別差異;小組中可能有一人獨掌全局的學生、或被大家冷落的學生、或跟不上課程進度的學生;當小組進行發表的時候,其他組別紛紛忙於準備自己的報告。最後,雖然學生有分組,教師也有設計討論問題,但可能會因為這些狀況而錯過TBL團隊合作學習的目標,使得教學成效和傳統教學無異:只能顧好中等程度的學生,忽略優等的學生、拉不起落後的學生。因此,教師如何讓學生團隊「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並避免「三個和尚沒水喝」,便是在實施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時要面對的重要課題。圖6列出七項機制,掌握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的成功關鍵。

圖6 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的關鍵機制

圖A 教師透過IRS即時掌握學生作答狀態

圖B 全班答對率長條圖

圖C 教師透過小組答對率圓餅圖立即掌握各組狀態
圖7 教師使用智慧教室功能精確掌握個人、小組與全班的狀態
 
圖8 教師巡視課堂,並使用HiTA智慧助教app拍攝學生個人作品
 
圖9 教師在電子白板彙整學生討論成果與產出
 
  • 異質分組:為了能創造同儕互學的契機、平衡團隊合作資源,教師必須將學生異質分組。這裡的「質」可以是學業表現、是性別、是個性特質、是技能專長,總之一個團隊裡面若能有形形色色的學生,更能發揮團隊合作的效益。 
  • 精確掌握:教師能透過科技精確掌握學生個人、團隊以及全班的狀態。譬如從提問開始,從各組學生回答的速度(圖7-A)、各團隊的答對率(圖7-B),就能讓教師立即了解哪些學生或組別需要額外的協助;教師透過答對率長條圖就能精確掌握全班對於概念的理解程度,進而微調教學進度(圖7-C)。
  • 團隊動力:教師透過課間巡堂以及抽問,關注每個團隊的狀態,並促進團隊討論與學習。此外也可以透過智慧助教app紀錄課堂活動,或者收集學生的作品,作為最貼近學生的教學素材(如圖8)。
  • 思考討論:同儕間的討論交流需要以個人的想法為基礎,所以在討論的機制設計上就會是「先個人思考,再團隊討論」。必須讓學生先進行自學、思考,也能讓學生先使用紙筆將想法或解題步驟寫下來,接著才進行討論。
  • 競爭合作:教師在課堂中要能清楚呈現各組的產出結果(如圖9),讓所有學生都能觀摩彼此的成果。以觀摩為方法讓學生產生競爭心理,以「競爭」激勵「合作」。
  • 挑人發表:在班級經營上,要讓每一個學生對於其團隊有認同感、有榮譽感,並在各團隊發表結果的時候,用抽籤挑人代表團隊發表,如此一來學生就會想辦法將團隊中的每一個人都教會以取得團隊共同的榮耀。此即運用挑人代表團隊發表來激勵「互學」。 
  • 評價表揚:在各個團隊呈現產出作品之後,除了由教師進行評論之外,也可以讓同學做簡單即時的互評,或進行深入的提問互動,如此能讓學生對學習任務更有參與感。最後,老師也要善用記分板並設計良好的加分機制,表揚那些表現優異的個人或團隊,以「評分」激勵「參與」。

五、 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的實踐案例

學術上對TBL團隊導向學習界定了嚴謹的教學流程,但對於需要面對不同年齡、不同特質的學生、執教不同學科的一線教師來說,只要掌握其理念精神與關鍵機制,同樣能發揮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的效益。過去在傳統教室中,教師想要從講述為主的課堂轉變為TBL團隊合作學習、甚至到PBL問題導向學習是十分困難的(如圖10);若能透過科技的幫助解決許多客觀的限制與矛盾,就能讓這個翻轉、創新的過程像是圖11一樣輕鬆容易。
 

圖10 在傳統教室支持下實踐現代教育理念的門檻高
 

圖11 在智慧教室支持下實踐現代教育理念的門檻低
最後,便是由TBL專家梁仁楷博士,使用TEAM Model智慧教室示範中學七年級的〈機率〉課程,完美詮釋在現代科技輔助下的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
  
「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理念與應用策略

六、 參考文獻

中文:
  • 張奕華、吳權威(2014)。智慧教育:理念與實踐。3-7。
  • 史美瑤(2012a)。21世紀的教學:以「學生學習為中心」的教師發展。評鑑雙月刊,36。取自http://epaper.heeact.edu.tw/archive/2012/02/23/5570.aspx
  • 史美瑤(2012b)。以學生學習為中心的教學:團隊導向學習法。評鑑雙月刊,38。取自http://epaper.heeact.edu.tw/archive/2012/07/01/5828.aspx
  • 佐藤學(2012)。學習的革命-從教室出發的改革。黃郁倫、鐘啟泉(譯)。臺北市:天下雜誌股份有限公司。
  • 宋欣橋。普通話朗誦的語速掌握。普通話速遞(編號385)。香港中文大學普通話教育研究及發展中心。取自http://www.fed.cuhk.edu.hk/~pth/pth_passage01.php?passage=385
  • 張輝誠。學思達教學法。網址:http://flipping-chinese.wikispaces.com/學思達教學。存取日期:2015月01月13日。
  • 教育部(2012)。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入學方式說明暨各方案執行展示。教育部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專案辦公。頁2-4。
  • 黃子瓔(2010)。從3R到4C:淺談21世紀能力的發展與趨勢。數位典藏與學習電子報,9(11)。取自http://newsletter.teldap.tw/news/NewsContent.php?nid=4112&lid=466
  • 新華社(2010年7月29日)。授權發布: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取自http://www.gov.cn/jrzg/2010-07/29/content_1667143.htm
  • 關超然(2014年12月)。2014。PBL之理念與原則。亞太PBL聯合會議衛星工作坊:PBL案例深耕培訓,汕頭大學醫學院。
英文:
  • Barrows H.S. & Tamblyn R.M. (1980) Problem-Based Learning: An Approach to Medical Education. New York: Springer Publishing Company, p.1.
  • Bishop, J. L., & Verleger, M. A. (2013). The flipped classroom: A survey of the research. In ASEE National Conference Proceedings, Atlanta, GA.
  • Eric Mazur (1997). Peer Instruction: A User's Manual Series in Educational Innovation. Prentice Hall, Upper Saddle River, NJ
  • Liu, T.C., Liang, J.K., Wang, H.Y., Chan, T.W. & Wei, L.H. (2003) The Features and Potential of Interactive Response System. In proceedings of ICCE 2003. pp. 315-322
  • McInerney, M. & Fink, L. D. (2003). Team-based learning enhances long-term retention and critical thinking in an undergraduate microbial physiology course. Journal of Microbiology & Biology Education, 4, 3-12
  • Michaelsen, L. K., Knight, A. B., Fink, L.D. (2004) Team-Based Learning: A Transformative Use of Small Groups in College Teaching. Stylus, Sterling, VA.
  • Michaelsen, L. K., & Sweet, M. (2008). The essential elements of team‐based learning. New directions for teaching and learning, 2008(116), 7-27.
  • Sun, F. (1993). Eye movements in reading Chinese: Paragraphs, single characters and pinyin. In S. F. Wright & R. Groner(Eds.), Facets of dyslexia and its remediation (pp. 245-255).Elsevier.
  • Sun, F., Morita, M., & Stark, L. A. (1985). comparative patterns of reading eye movement in Chinese and English.Perception & Psychophysics, 37, 502-506.
  • Tan, N. CK, Kandiah, N., Chan, Y. H., Umapathi, T., Lee, S. H., & Tan, K. (2011). A controlled study of team-based learning for undergraduate clinical neurology education. BMC Medical Education, 11:91.doi:10.1186/147269201191

作者簡介:

梁仁楷 Steven
中央大學資工所博士,台灣網奕資訊科技集團創辦人兼技術研發部門資深副總,帶領研發團隊與中央大學等相關學術單位,合作開發應用於教育科技上的優質產品,奠定在台灣教育科技產品研發上的領導地位。 梁博士具有師範教育背景與教學經驗,除了教育專業之外,開發過許多軟硬體產品,研究領域及專利包含了RF無線射頻技術、教學評量、統計、分析理論及實作等。擔任過教育部學習科技卓越計畫高互動教室研究人員、台北市立師院實小教師、中央大學兼任講師、松博學習科技總經理,此外電腦圖書著作百餘冊。
張奕華 Eric
美國密蘇里大學(UM-Columbia)教育領導與政策分析博士、資訊科學與學習科技碩士,主要研究領域為校長科技領導與管理、智慧教室與創新擴散、校長與資料導向決策、教師學術樂觀及效應。著有「學校科技領導與管理」、「智慧教育:理念與實踐」等專書與國內外期刊論文(含SSCI、TSSCI)及研討會論文共計一百餘篇。張博士目前任教於國立政治大學(NCCU)教育學系專任教授,同時也榮膺臺灣科技領導與教學科技發展協會理事長。
吳權威 Power
台灣網奕資訊科技集團創辦人暨董事長,教學科技與教學系統研發專家,創立「TEAM Model智慧教室」品牌與系統,行銷國際,據此,建立大規模之智慧教育示範學校&智慧教育示範學區成功案例。服務超過20年國民小學、教育大學之實務教學與學術研究經驗,著有「智慧教育:理念與實踐」等專書,以及電腦資訊圖書百餘冊,熱愛教育工作,希望幫助老師實現教育理想,並創造教育的無限可能!吳教授目前亦擔任臺灣科技領導與教學科技發展協會常務理事、智慧教育示範學區聯盟秘書長,並為北京教育學院、成都師範學院客座教授。

相關參考資料

好的教學模式要能夠被快速複製與擴散,最好的方式就是舉辦「TEAM Model 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簡稱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研討會,包含公開授課與觀課活動、專家講座與指導、經驗分享與實作演練工作坊(Workshop)等,可下載「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精進教學研討會計畫參考資料作為籌辦參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