醍摩豆動態

智慧教育,全球動態

臺北市文山區志清國民小學 國語科徐慧鈴老師

徐慧鈴老師:「看到學生充滿興趣的在課堂上,興奮到甚至不想下課,對老師來說就是最大的激勵」。
徐慧鈴
臺北市文山區志清國民小學國語科教師


學歷
臺北市立大學學習與媒材設計學系課程與教學碩士班

經歷
臺北市志清國民小學中年級導師
臺北市志清國民小學智慧語文領域召集人
兩岸四地醍摩豆遠距智慧教室聯盟計劃智慧教師
參與教育局「教育創新與實驗計劃」專案

重要事蹟
2016智慧好課堂邀請賽小學語文組第二名
2017北智慧教師高階培訓班成員
2017國立臺北教育大學 許育健教授共同出版
     -【SMART Reading智慧閱讀-多媒體語文教學模式與實踐

2018智慧課堂創新獎-特等獎

徐慧鈴老師是智慧閱讀的專家,重視學生在課堂中獲得的成功經驗與樂趣;她也是「教學」、「研究」雙棲的教師,對於教學創新充滿熱忱,無論是教學創新設計競賽、教學創新研究競賽,徐慧鈴老師都是常勝將軍。她擅長將語文閱讀理解教學融合TBL團隊合作學習機制,並運用智慧教室促進學生學習,不僅開拓學生閱讀視野、喚起學生閱讀興趣,更培養學生溝通合作的能力。

 
致力於發展遠距教學的跨校交流活動

位於北市的志清國小,自導入醍摩豆TBL智慧教室後,除了校內學科的教學創新發展外,為了提升孩子的國際視野與促進教學交流,也積極推廣遠距智慧教學。而有多年研究智慧教育且擅長醍摩豆TBL團隊合作學習模式的徐慧鈴老師,就成了志清小學發展遠距教學的重要核心成員。


徐慧鈴老師執行許多遠距智慧教學計劃,較為知名的有「兩岸四地醍摩豆(TEAM Model)遠距智慧教室聯盟」及「兩岸三地醍摩豆(TEAM Model)遠距智慧教室強校聯盟」兩個聯盟計劃,此計劃也提列為北市教育局的實驗創新教學專案之一。


 
大數據時代的遠距教學

在2016起,志清小學聯合成都紫藤小學、香港學生輔助會小學、廈門陽翟小學開啟兩岸四地的遠距智慧教學。有別於一般的遠距智慧教學模式,兩岸四地遠距智慧教室聯盟是基於醍摩豆遠距智慧教室而發展的遠距智慧教育,利用醍摩豆智慧教室的環境可以即時反饋學生的課堂互動,教師也可以將這些課堂互動所產生的統計分析運用在教學上的修正,從而達到最適合的教學模式。


兩岸四地聯盟計劃官網→
https://pse.is/PMPKP

徐慧鈴老師表示,醍摩豆遠距智慧教室除了一般1+1(一個主講端教室及一個參與端教室)的遠距教室共學型態,最高可支援1+3共四個教室共同進行智慧課堂。而在遠距智慧教室聯盟的努力之下,首創了0+3的遠距智慧教室型態,有效地打破了距離的限制,讓教育資源可以更有效地傳遞,甚至達到扶助偏鄉教育的目的,這些都是大數據時代遠距教學所能產生的價值。

 
遠距課堂的五共模式

醍摩豆遠距智慧教室有效地打破了距離的限制,但在來自兩岸四地的各個學校,在不同的文化及背景之下,共同上一堂課仍然有不少需要克服的部分。為了擴展學生的國際視野,讓遠距智慧教學可以順利進行,徐慧鈴老師研發了讓遠距教學課堂可以有效發展的「五共模式」。

  1. 共賞-才藝表演 文化體驗
    為了拓展學生的國際視野,徐慧鈴老師會在每一堂遠距課開始前安排學生們進行才藝表演或地方文化的分享,一來可以讓課堂氣氛更融洽,二來可以讓學生體驗各地不同的文化,讓遠距課堂的功能更加多元。
  2. 共備-教師團隊 教授共備
    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兩岸四地的學生要共上一堂課,事前的備課相當重要。徐慧鈴老師表示,遠距智慧教室聯盟的老師們,為了課綱的共備及研討,彼此利用通訊軟體交流,根據備課分工的不同,又可分為規劃群、技術群、教學群等,來達到最有效率的備課。
  3. 共學-科技共學 即時互動
    在醍摩豆智慧教室的環境下,主講端及所有參與端的學生都可以利用智慧教室的科技互動功能來共同學習且即時互動,教師也可利用數據分析關注每一個學生的學習狀況。
  4. 共研-專家共研 議課精進
    每一堂遠距課堂都可以讓更多的專家學者共同研討跟精進,將課程內容做更好的調整。
  5. 共好
    以遠距課堂擴展學生視野,將學習資源零距離化,達到跨校師生互動、生生互動以及師師互動的密切關係,最後迎來師生及學校聯盟的最大益處。



0+3、1+2教師專業發展模型

徐慧鈴老師在執行0+3或1+2的遠距共學型態時,會因為不同班級、地區的學生之間,而有先備上的差異,另外課堂時間的限制及網路傳輸的穩定度對於現場教學的影響也相當大,所以智慧教師在遠距課堂的共備以及如何掌握學生的先備知識就顯得格外重要。對此徐惠鈴老師與遠距聯盟的智慧教師們共同研發了教師專業發展的模型,來有效提升多個參與端的遠端課堂品質。



在分析、設計、發展階段,主教老師根據輔教老師提供的學生先備狀況及建議進行課程內容的規劃調整。最後確定課例的同時,輔教老師也針對各參與端的學生做課前指導並掌握預習狀況。

整個共備過程中,主輔教老師皆以視訊方式進行共備。以面對面的對話,避免文字上的誤解導致溝通出現落差,也讓輔教老師清楚理解主教老師的課程設計,才能更精準的提出教學上的建議。

實施整個課程活動時,不光只有主教老師一個人在主持課堂,輔教老師必須適時參與任務來引導參與端學生,讓課堂的互動可以更順暢的進行。

徐慧鈴老師表示,每一堂遠距課程都是在主輔教老師雙方多次的研議及修正下產生,但對於重要學科更深入的教學內涵及意義,各地區還是有不同的理解及解讀。因此遠距智慧教室聯盟藉由邀請各地專家學者們對課程內容進行更深入的點評,透過這些專業分析進行課程內容的修正。


距離不再遙遠 學習豐富多元

醍摩豆遠距智慧教室為大數據時代提供了新的遠距課堂模式,支援多達三個參與端教室的共學型態,讓知識可以更大程度地推廣,有效拓展學生國際視野,在教室就能體驗到來自各地的文化民情,智慧共備也能有效實現教師專業成長。

在提升各個學校及城市的合作關係上,不論城鄉教育資源的平衡,或是智慧教育的共研,都大大增加了更多的可能性。
遠距智慧教室的多層次運用https://pse.is/N9F7W

 



TOP